周夫人越说越气愤,似乎恨不得周思婧立刻下旨重惩上官琉月。

可惜周思婧神色动都没动一下,等到周夫人说完了,才漫不经心的开口。

“母亲,别说月儿只是揍了兄长一顿,就是把他打残了,也是他该着的,他做的那些混帐事,你以为本宫不知道吗?还有你们,最好都给本宫收敛一些,本宫本来正想找母亲进宫谈谈呢,没想到母亲倒自动进宫了。”

周夫人的脸色一下子暗了,心里骂周思婧,这个白眼娘。

周思婧的话又响起来:“当初你们一心想让我嫁给太子,换你们的荣华富贵,若是我真按你们的意思来,现在就在那庙里青灯古佛的相伴着呢,现在我做了皇后,你们倚仗着是皇后的娘家,所以做起事来越法的轻狂,您给本宫记着,别说一个兄长,就算是父亲,若是做了不好的事情,别人不下旨,本宫就会下旨收拾周府的。”

周夫人脸色都黑了,没想到皇后一点都不买他们的帐,这?

周思婧继续说道:“母亲回去告诉父亲,若是念着女儿是皇后,做事就必须检点,别给女儿丢脸,若是他们安安份份的,周府永远是周府,没人会找你们的麻烦,在皇上是皇上的时候,你们是周府,在太子登基之后,你们依然是周府,若是你们不安份,那么这世上将再没有周府二字。”

最后一句话掷地有声,让周夫人轻颤了一下,抬首望向这个女儿,十足的皇后姿势,让她都不敢直视。

周思婧说了一通,直接抬手揉了揉头:“母亲,回去吧,女儿累了。”

周夫人不敢说什么,现在女儿是皇后,她想骂都不敢骂,若是骂了,就是死罪,所以她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了明昱宫。

明昱宫里,周思婧一步步的往寝宫走去,她是绝不会让人威害到她丈夫,儿子的江山的,至于月儿,那就是她的亲姐姐,更是谁也别想动的。

她从月儿想到了小星星,那可就是她家的媳妇儿,周思婧心满意足,面带微笑的一路进寝宫去休息了。

历元十一年,三月初六。

燕王府热闹异常,今日是燕王爷燕烨的女儿燕楠星的十岁寿辰,满府宾客盈门。

镜花宛内是笑声不断,正厅里,坐满了客人。

上首的位置上坐着皇帝和皇后,下首陪坐着燕烨和琉月,他们的下首坐着晏铮和戴落衣,对面坐着袁晟和君紫烟,君洛凡和向阳花,每个人的脸色都是笑意,彼此热闹的说着话,。

十年过去了,所有该幸福的人都幸福着,琉月满意的望着这一切。

不知道是受她的影响还是怎么样,这些家伙全都坚定的格守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信念,没有再纳妾。

这使得每对家庭都充满了欢乐。

上首皇后娘娘的话响起来:“月儿,我们今天的小寿星呢,怎么没有看到她。”

“她去招呼小客人去了。”

琉月笑着说道,她的话音刚落,门外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来:“娘亲,我们过来了。”

一群小人儿从门外走进来,为首的正是今日十岁的小寿星燕楠星,燕楠星虽然只有十岁的小小年纪,可是却出落得水灵灵的清灵动人,她虽然同样的美丽,可是却不似琉月的妩媚艳丽,也不似燕烨的光华潋滟,反而是水灵动人的,随着她的说话,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闪着动人的光泽,就像两颗镶嵌着的上等水晶,每一个看到她的人都会被她下意识的吸引着。